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 > 正文

大学生社团:同龄人一起努力的地方

时间:2018-11-24 来源:生态人

  成都理工大学 李皓珣/绘制

  毕业一年后,杨子恒再一次穿上了母校记者团的马甲。记者团的新团长、他的学弟想请他录制一段招新祝福视频。这份邀请像一个有魔力的召唤,让杨子恒从深圳回到天津,和记者团的“年轻人”一起发迎新传单,就像几年前他当团长时一样。

  记者团这个有温度的社团至今还在向远在深圳的杨子恒“辐射”温暖——今年中秋,他收到了记者团的学弟学妹给他寄来的在学校时常吃的月饼。那时,在校期间与记者团小伙伴们相处的日日夜夜,就在他脑中回放。

  像杨子恒一样,在大学里加入学生社团的学生很多。近日,中国高校传媒联盟面向国内50多所高校的大学生开展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88.15%的学生认为其所在的学生社团关系融洽。

  “成员之间没有距离”

  杨子恒从大一下学期加入记者团,等到他离开,已经是他大学毕业的那一天。在团里,对他影响最大的,是他的老部长。很多高校的学生会、社团等都有“传帮带”的传统,杨子恒曾经所属的记者团也不例外。老部长对新媒体的态度,在杨子恒眼里是“热爱”。跟着这位新媒体狂人,杨子恒学到了很多新媒体传播理念和技巧。

  在各类学生组织里,学兄学姐是新人的第一个领路人。如果没有他们,以“萌新”的身份加入记者团的杨子恒或许很难自己摸着石头过河。学兄学姐的真诚帮助下,新人们有了快速成长的舞台。很多人提到,学生社团的有序运转,都少不了前辈对后辈的宽容与帮助。

  成为部长后,张嘉伟希望能尽量做到和伙伴之间没有距离,大家都是朋友。“和小伙伴打成一片”是他的目标。在群里,张嘉伟时时刻刻都让自己成为活跃气氛的人,和小伙伴们渐渐熟悉后,他自己也乐在其中。安排工作任务时,他会特别注意自己的语气和措辞,遇到新手、出错比较多的情况,他更是再三提醒自己要耐心。“有时候坐电脑屏幕前心态已经‘炸’了,但还是会在每句话的最后加个‘’。”

  即便过了新人时期,依然有很多时候要向前辈学习。

  天津大学的刘金坤从“龙哥”那里学到的,是怎么办好学校里的活动。“龙哥”是刘金坤对已卸任的学生会主席的称呼。刚当上学生会文宣部部长时,刘金坤只会“依葫芦画瓢”,什么事都要先问问“龙哥”。

  已经“退休”的“龙哥”大部分时间都扑在学业上,但只要刘金坤跑来问他,老主席的较真劲儿立即就上来了。就在今年9月,为了一张迎新晚会海报,包括刘金坤在内的3个同学改了一版又一版,“龙哥”也陪着他们改了一次又一次。“有好几次,我们做完海报给他发过去,已经到很晚了,他还是秒回,告诉我们修改意见,还不忘嘱咐我们早点睡觉。”

  但刘金坤不知道“龙哥”几点休息,也不知道老主席有没有被她“惹烦”的时候。

  “和同龄人一起努力的地方”

  经过两年多的锻炼,专业能力提升是一个方面,刘金坤认为自己最大的变化在于与人沟通交流。在很多人面前表达自己的想法,曾经是让她非常发怵的事情。从一开始畏手畏脚的新人到现在能独当一面的负责人,刘金坤受到老主席的影响很大。

  去年的迎新晚会筹备中,刘金坤与学弟学妹、研究生学兄学姐不断地沟通节目内容、协调时间,同时和很多不同的人对接、交流。就在那段时间里,她感觉自己在语言表达和沟通方面的提升巨大,也受到很多热心人的帮助,受到周围友好的信息。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的调查结果显示,93.62%的学生认为,加入学生社团可以锻炼人际交往能力,59.34%认为可以锻炼专业能力,87.71%认为可以锻炼组织管理能力,87.23%认为协调执行能力能够得到提升。

  没加入学生会时,张嘉伟觉得这里可能是个很风光的地方,在学生会待了两年以后,他觉得“学生会是一个服务大家、与同龄人一起努力的地方”。

  对于在学生社团里工作过的同学来说,要兼顾学习和工作,必须付出更多时间,类似早上6点就起床、“牙都来不及不刷就先打开电脑”的情况总会发生。

  广东一所高校的学生陈洁玲就是那个6点起床,给学弟学妹改稿的记者团团长。写完修改意见的稿子发回给学弟学妹,等他们改完再进行修改,很多稿子都需要来回修改四五次。陈洁玲在当干事时也是这么过来的,当时,一位大三的记者团副总编师姐带她写稿。有一次,陈洁玲写的稿子不好,师姐专门约她,和她聊稿子应该怎么写。她印象最深的,是师姐告诉她,有什么不懂的事自己先上网查资料,不要什么事都想着向别人寻求答案。陈洁玲的思想也因此有了转变,开始明白独立思考的重要性,遇到问题能够自己先去找答案。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baoliaoxiansuo@qq.com,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17 生态时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