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我要投稿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舆情 > 正文

六问吉林通化市王志厚书记:罢免一名嫌犯的人

时间:2019-01-17 来源:新华都市网

 

王志厚书记,你好!我叫宋伟利,男,五十二岁,山东菏泽市的一位农民。2016年,我一生的心血 ,以及我村半数农户的心血共517万元,被通化县人大代表殷允禄以多种手段悉数骗去。近年来,我四处维权,总算有了眉目,深圳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对殷允禄等人进行了立案侦察。可是,其它三人均能顺利归案,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而殷允禄却因为有人大代表职务这个护身符,至今仍逃脱于法律之外。尊敬的王书记,在你的通化市,罢免一位人大代表,或者给警方出具相关特别许可,难道真的很难吗?难道这不是相关政府机关应尽的义务和责任吗?王书记,以下有六问,不温暖,因为我的血泪已经被吉林长白山的雪水化成尖冰。

一问:您是否知情殷允禄圈款数亿元,已经涉嫌犯罪,另案处理

尊敬的王书记,无中生有,胡言乱语,那叫诬告。而深圳警方的话以及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不会骗人吧?我在2018年5至8月份,去深圳找办此案的谢警官,他告诉我,殷允禄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涉案两亿,可由于本人是吉林省通化县人大代表,得不到通化县人大的特别许可或罢免了他的人大代表资格,警方无法实施抓捕。还有福田区人民法院2017粤0304刑初1638号刑事判决书,更清楚地载明: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检察院指控:殷某系吉林省通化县人大代表,另案处理。

 

 

二问:您是否知情吉林通化市国富人参交易中心也是殷允禄施行犯罪的平台之一

尊敬的王书记,殷允禄施行犯罪的平台有多个,吉林国富人参交易中心只是其中之一。从2017粤0304刑初1638刑事判决书一样可以查知:殷允禄于2009年在英属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环球医药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球医药集团)后,又分别在香港注册成立香港泛亚人参交易所有限公司(现更名为香港人参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人参交易所),在深圳先后注册成立了时富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富某公司)、深圳前海泛亚华通有限公司(为香港人参交易平台的资金结算公司,以下简称泛亚华通公司),并于2016年3月成立吉林国富人参交易中心,上述公司均为环球医药集团的子公司,殷某为环球医药集团和上述子公司的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环球医药集团和上述子公司的办公地点均位于本市福田区荣超商务中心B栋29层。

香港人参交易所交易平台软件系该公司向北京金网安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定制购买,投资交易方式为投资人在平台网站(www.pagex.hk)上注册用户后,先将投资资金转入平台指定的专属收款账户(账户均是以泛亚华通公司名义开设的工商银行子账户),也就是资金进出绑定账户,之后即可在交易平台上进行人参现货买卖交易;提现方式为投资人必须完成平台设定的交易规则后才可将买入的人参分批卖出,提现由泛亚华通公司工商银行子账户或时富某公司银行账户转给投资人。香港人参交易所从中收取交易金额的千分之三手续费及每天万分之一至万分之四的人参仓储费。

被告人李宁于2014年9月任职香港人参交易所运营总监,后于2016年4月任职吉林国富人参交易中心运营总监,负责上述两家公司业务平台运营,系公司主要管理人、负责人;被告人姜燕于2011年进入环球医药集团,后进入泛亚华通公司担任该公司董事,并负责香港人参交易所主要业务工作,监控交易平台运行、代表公司接待客户提现投诉事宜等;被告人龚威于2014年3月进入环球医药集团,后负责香港人参交易所交易平台系统的运营及维护,系公司系统工程师。

自2014年6月,香港人参交易所成立以来,该公司在未经国家金融主管部门许可的情况下,通过网站宣传、代理商推广、发放宣传册等方式,向社会公众宣传推广其交易平台,宣称投资人可在该平台上进行人参现货买卖,通过投资人参产品现货买卖获取利润,并向投资人许诺,公司即将上市,平台人参价格可能翻倍,且对未发生交易的人参,环球医药集团或其他人参发售商也会以人参成本价的130%回购,确保投资人盈利,进而以会员注册的方式,与不特定对象签订《认购协议》,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存款。直至2016年3月,香港人参交易所平台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平台停止运行。

投资人投资后,资金最终汇总至泛亚华通公司的公司账户、公司子账户或时富某公司账户,上述账户均由环球医药集团实际控制,吸收的资金除部分用于吉林通化人参生产加工企业外,多通过层层账户转回泛亚华通公司或时富某公司后,部分用于投资者返利,部分用于支付代理商佣金,部分用于短期理财,部分转入殷某个人账户或他人账户。

2016年12月3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民警根据上级部署对深圳泛亚华通公司进行查处,并在该公司办公地址深圳市福田区荣超商务中心B座29楼将被告人李宁、姜燕、龚威等涉案人员抓获。

如果以上这些,还不能证明殷允禄已经不折不扣地涉嫌犯罪,那我就无话可说了,他可是李宁、姜燕、龚威等人的老板呀!他们三人已经被宣判,现已在服刑期间,而殷允禄因有人大代表职务这个护身符,却仍旧逍遥法外。

三问:您是否知情深圳警方为了抓捕殷允禄,为了公平正义,来通化县调查两次,并函告两次

尊敬的王书记,关于深圳警方来通化调查并函告的事,我是从警方了解到的,但也自通化县人大得到了证实。2019年1月8日,我第7次来到通化县,在人大机关办公区域,王副主任和 副主任都确切地告诉我,深圳警方为了殷允禄的案子,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来通化县调查两次,并函告两次。而结果都是不了了之。照某副主任的意思,深圳警方每次给的结果都不一样,让他们无从决定。第一次给的结果是涉案好几个亿,到第二次变成1.5亿了,第三次,第四次又变成几千万了。试问某副主任,涉案一万,难道就不是犯罪了吗?

四问:您是否知情数百受骗群众集体上访通化县,而通化县却处处推卸责任,竭力保护殷允禄

尊敬的王书记,我并不是唯一的受害人。关于殷允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报案人员近五百人。这在李宁等人的判决书中是清楚地写明了的。我能上访,他们也能上访。都闹到吉林省了,而最后还是没有任何结果。通化县人大的托辞一次比一次高级,保护殷允禄的倾向一次比一次明显。

五问:您是否知情到底谁才是殷允禄真正的保护神

尊敬的王书记,据我们受害人所知,殷允禄的保护神并不仅仅是通化县人大。殷允禄真正的保护神还在后面。前些天,通化县人大相关领导给我解释说,领导们考虑的是大局,是通化市数百万群众的切身利益,在罢与不罢殷允禄的问题上,通化县人大要逐级往上汇报,人大的权利实在有限。如果因为殷允禄的问题,致使已经被验收的国富人参交易平台上不了线,通化的损失可就大了。综上分析,殷允禄真正的保护神不在通化县,而应该在通化市,或者更高一级。

六问:您是否能依国务院及吉林省政府文件精神,配合清理整顿,监督国富人参处理好善后工作

尊敬的王书记,关于对违法或不规范交易平台的清理整顿,国务院两次下文,吉林省政府也多次下文,您作为通化市市委书记,绝对不会不知情。通化市国富人参是否在清理整顿之列,你也肯定晓知。在所有文件中,有一个关系着我们数百受害人的至关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求国富人参处理好相关善后。也就是要求国富人参把受害人的钱款及时归还。可是,国富人参近几日都通过吉林省金融办验收了,我们受害人的钱还没有拿到一分。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国务院的文件及吉林省政府的文件就是一纸空文吗?王书记,为大局计,我们能请求你配合清理整顿,监督国富人参处理好善后工作吗?

王书记,以上六问,也许言辞过于激烈,但字字饱含血泪。或许是将死之人,其言也善。总之,您的通化需要发展,但更需要和谐。罢与不罢,关乎着政府责任,也关乎着数千小人物的命与运。今天,我一介草民向您叩问:通化市何时向深圳警方下达关于抓捕殷允禄的特别许可?何时罢免殷允禄的人大代表职务?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 热门标签

内容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邮箱:baoliaoxiansuo@qq.com,我们会第一时间删除!

Copyright © 2017 生态时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Top